400-102-0810

【院长说】市教育考试院院长郑方贤:发现等级考科目成绩的价值


等级考

我们对它的认识除直观可视的等第(或赋分)之外,还要看到其背后大学的影子,以及对大学招生所产生的综合作用。只有这样,我们对高中教育、对高考升学的认识才能趋于完整。



发现等级考科目成绩的价值

文/上海市教育考试院院长  郑方贤

       按照既定计划,5月上旬开考的高中学业水平等级性考试6门科目的成绩(等第)本周已经能上网查询了。面对成绩,每位考生的感受一定是不同的,有觉得超常发挥的,也必然会有低于预期的。根据新高考方案,考生所获各科目的等第将被赋分作为高考总分的组成部分;按照五等11级的等第划分规则,也可推算出各自科目在不同考试群体中的相应位置。由于6选3的选科组合众多,当初的选科因素也各异,所以考生之间难以简单地作类比。

        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制度是高考综合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它首先反映高校的需求,隐含了不同大学的办学定位、不同专业的培养目标对高中生的学习科目要求;又由于不同科目成绩等第的可比性和学生自主选择的制度设计,它能比较充分地反映学生的兴趣爱好、学校的教学水平等综合因素。但是,我们大多数人对学业水平等级考的认识还停留在所获等第或者说是相对应的赋分上,当初指导学生进行科目选择时,也是较多地从能否获得比较高的等第角度出发,而较少从大学招生的视角去观察和认识。实际上,在确定等级考科目的同时也基本决定了升学时的竞争态势,其他的差异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对本市正在进行的第二次模拟志愿填报所用招生专业目录进行统计,发现高校所提供的模拟用本科招生计划数(除艺体类)近33000个,其中至少提出一门科目要求的招生计划数是13000多个,而有物理科目或化学科目要求的招生计划数都超过了11000个。再进一步分析,在没有提出科目要求的近20000个招生计划中,属于高水平大学招生计划的仅占13%;而在提出物理科目或化学科目要求的12000多个招生计划中,属于高水平大学的招生计划占比超过了36%。

       我们以往的高考制度一是过分强调了分数的作用,抑制了高校和高中学生的选择性;二是阻断了高中教育与高等教育的联系,使得高中教育以高考为目标,高等教育以高考为起点,把学生成长的完整性以及教育的系统性加以硬性分割。此次高考改革方案提出了“增强高考与高中学习关联度”的要求,本市学业水平考试制度的设计和实施是充分体现这一要求的,只是长期的习惯使得我们关注的焦点或引起的焦虑往往集中于眼前的分数上,而经常忽略对高校招生需求的认识以及对改革系统性的认识。

       既然是高考综合改革的内容,即使高中阶段的一门等级性考试科目,我们对它的认识除直观可视的等第(或赋分)之外,还要看到其背后大学的影子,以及对大学招生所产生的综合作用。只有这样,我们对高中教育、对高考升学的认识才能趋于完整。



上一篇 下一篇